眉山市中級人民法院

法庭紀實第38期:45畝林地的“僵尸合同”之爭(內附視頻)


當下,農村林地租賃屢見不鮮。大面積的林地租賃出去,不僅發展種養殖產業,還能帶動當地農民就業,可謂一舉多得??墒且灿械淖赓U出去后,因為缺乏管理,林地變荒山,成了美麗鄉村里被遺忘的“角落”。

在青神縣白果鄉就有這樣45畝林地,2006年租賃出去,不僅租賃方時常拖欠租金,還被擱荒多年,周圍果樹滿山,這里卻荒草叢生。當地村民兩次將租賃方訴至法院,要求解除租賃協議。


兩次訴訟 13家農戶要求解除林地租賃協議

 

2006年6月24日,青神縣白果鄉白云村一組與段某洪簽訂林地租賃協議書,約定由段某洪租賃該組13家農戶的林地45.71畝,租賃期限為30年,自2006年7月14日至2036年7月13日止。

協議約定,每畝每年租金為110元,每年6月24日前支付,如有單方違約,違約方就支付守約方1萬元違約金。

2012年7月,該組所涉租地農戶以段某洪未按約支付2011年、2012年租金為由,將其訴至法院,要求解除《林地租賃協議書》,將林地恢復原狀并返還,并支付違約金1萬元。法院考慮到種植業周期長投入大,以段某洪同意支付租金且愿意承擔支付違約金的違約責任,遲延支付租金并不妨礙出租農戶收取租金合同目的的實現為由,判決段某洪向各農戶支付欠付租金并支付1萬元違約金,林地租賃協議繼續履行。

2016年6月,段某洪再次遲延交付租金,后只有部分農戶領取到租金。2017年,更是只有一戶農戶領取。2020年1月,白云村一組作為原告方,將段某洪訴至法院,以其2016年至2019年一直未按協議支付租金為由,請求法院判令解除林地租賃協議,段某洪給付租金及違約金。

一審法院認為,段某洪曾在2016、2017年支付過租金但部分村民拒收,段某洪雖有逾期交付租金的行為,但并未導致合同目的落空。法院對白云村一組要求段某洪支付租金的訴訟請求予以支持,對解除林地租賃協議、賠償違約金的訴訟請求不予支持。

2020年5月,該村民小組不服判決,上訴至市中級人民法院,請求解除林地租賃協議并要求段某洪賠償違約金。

在上訴中,村民小組提出新的理由——段某洪不僅拖欠租金,更未按照合同約定使用林地,導致大好林地被擱荒,無法解決當地部分閑散勞動力用工出路,構成違約。

 

巡回審判  法官實地調研林地之爭

 

6月24日,剛好在雙方簽訂林地租賃協議書14年后,市法院到白云村巡回開庭審理了該案。

開庭前,合議庭法官向當地村委會了解情況,并到該片林地所在地實地調查。

該片林地雜草叢生、果樹樹苗基本死亡,有一處奶牛場已廢棄,堆滿了建渣及連砂石。

在這片山地四周,開墾良好的梯田上有序地種植著果樹,形成強烈對比。

下午3點,庭審在村委會會議室里正式開始,不少村民前來旁聽庭審。

在庭審中,白云村一組主張段某洪有拖欠租金、未合理使用林地等致使租賃合同目的不能實現的違約行為,合同應解除;段某洪抗辯稱其按約給付資金,但白云村一組的村民不收取,其并不存在欠付租金的違約行為,且也曾請人進行除草,合同不應解除。

案件爭議焦點為段某洪是否存在未按合同約定支付租金的行為,白云村一組是否可以請求解除合同。

庭審中,白云村一組當庭放棄了1萬元違約金的訴訟請求。

 

法院判決 白云村一組享有合同解除權,協議解除

 

是否按合同約定支付租金?

庭審查明,段某洪在2011年、2012年有過拖欠租金被起訴并被法院判決給付欠付租金及1萬元違約金的違約情形。2017年6月,經白云村村委會調解,雖段某洪愿意支付租金并繼續承包,但案涉農戶認為段某洪多次違約,且已經造成土地撂荒,要求收回土地,解除協議,租金只有1戶農戶領取,其余農戶則拒領。2018年、2019年,段某洪均未支付租金。

白云村一組是否可以請求解除合同?

法院認為,雙方簽訂的《林地租賃協議書》對合同目的有明確約定,即白云村一組將該林地租賃給段某洪發展種植業除了收取租金外,還有利用段某洪發展種植業所需用工解決該地部分閑散勞動力用工出路的目的。由此可見,《林地租賃協議書》實際上包含了農村資源與資本相結合,提供就業崗位,發展地方經濟,推動當地鄉村振興的合同目的。

然而,段某洪租用的案涉林地事實上已經撂荒,林地資源閑置浪費,廢棄奶牛場殘存的建(構)筑物及堆放物嚴重影響村容村貌。白云村一組簽訂合同利用段某洪租地后發展種植業以解決當地部分閑散勞動力用工的目的已經無法實現。

法院認為,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九十四條“當事人一方遲延履行債務或者有其他違約行為致使不能實現合同目的,當事人可以解除合同”的規定,白云村一組享有合同解除權,其請求解除合同的訴訟請求,法院予以支持。

法院當庭判決:撤銷一審判決,解除雙方簽訂的《林地租賃協議書》,段某洪應于判決生效后三十日內將其租賃的林地在處理現存的建(構)筑物、堆放物及種植物后返還給白云村第一村民小組,并支付2016年至2019年租金17037元。

庭審結束后,小組村民紛紛議論,將盡快將這片荒廢的林地種上柑橘樹。

 

法官釋法:解除“僵尸合同”還美麗鄉村

“從法庭調查情況看,林地承租人拖欠租金、未按合同約定利用林地發展種植業,致使出租人收取租金,以及利用發展種植業以解決當地閑散人員就業的合同目的不能實現,且承租人未全面履行合同且現在無法繼續履行,致使大量林地資源閑置浪費,且殘存的建筑物、堆放物嚴重影響環境,案涉合同可以認定為僵尸合同,故法院判決解除合同,承租人應承擔將所租用林地清理后返還出租人,并給付拖欠租金的違約責任?!?/span>

案件承辦法官羅衛平表示,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樹滿山坡、果滿山坡、村容村貌整潔是美麗鄉村一道亮麗的風景線。法院在司法中,將堅持人民法院司法服務鄉村振興、助力美麗鄉村建設理念,對類似土地林地租賃過程中造成資源閑置浪費、荒草滿山坡、嚴重影響環境的“僵尸合同”,將依法審查,該解除的依法判決解除。


相關制度 工作動態 曝光名單 庭審直播 審判流程公開 裁判文書公開 案件查詢 網上立案
东方6十1开奖中奖规则 2017山东群英会走势图 成都麻将实战技巧 广东时时彩历史开奖记录查询表一点击进入 江苏体彩e球彩走势 澳洲三分彩官网 极速赛车有人控制吗 比特币交易软件 欢乐真人麻将无限金币 双色球蓝色号码预测 幸运赛车宝箱 读mba有学历证吗 理财收益范围 重庆快乐十分计划网 免费麻将对对碰游戏大全 dg视讯是什么百度知道 广西11选5中三个